南島語族的原鄉
 
2018/02/06
 
涂煥昌 | 《科學發展》特約文字編輯
 
 

「你從那裡來的?」,這是一個簡單卻又不簡單的問題;從血緣、出生地、國家、種族、社會等各個層面來看,都會有不同的答案。但其實我們最想知道的是,自己的祖先源自何處?

 

拜「DNA鑑定」、「放射性碳定年法」等先進科技所賜,以及至今陸續累積的考古證據,我們已大致接受了人類的祖先最初生活在今天非洲東部的草原,其後再慢慢地往外遷徙的說法。由遷移的路線來看,絕大部分都發生在陸地,唯獨「南島語族」是從亞洲東南部地區跨越海洋,往東繼續拓展到太平洋的許多島嶼,向西則擴展到印度洋最終抵達馬達加斯加。

 

但南島語族的原鄉在哪裡?從哪個地方出發航向大海的?這個問題迄今還沒有足夠的證據來下定論,仍是研究人類遷徙路徑歷史上一片未完成的拼圖。

 

過去許多學者曾嘗試藉由分析,包括台灣在內的東南亞各地區與大洋洲各島國的「老鼠」、「豬」、「雞」,甚至「番薯」、「幽門桿菌」等隨著南島語族祖先遷徙被帶入遠大洋洲島嶼的DNA特徵,希望能拼湊出南島語族遷徙的路線。但是因近幾百年來人類間密集的貿易行為,使這些科學上最基本且最重要的身分證明早已抹滅,連帶地也失去了南島民族祖先遷徙的「足跡」,最多只能證明南島語族是由亞洲東南地區往東向海洋遷徙,卻無法精確描繪其「路徑」與「出發地」。

 

近年來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的鍾國芳教授與國內及智利的多位學者合作,跨領域共同研究南島語族。他們利用「構樹」的DNA鑑定與分析,提出了一份強而有力的證據,幾乎可以確定南島語族是從台灣出發跨洋遷徙的。

 

鍾教授解釋,「構樹」是台灣到處可見的本土樹種。雖然中國大陸的華南、長江中下游一帶也是構樹的原生地,但因台灣構樹的「DNA遺傳多樣性」夠多,所以足以證明其存在本土已久。「構樹」其實是亞熱帶的原生樹種,並不適合熱帶生長,且大洋洲各地的構樹經分析幾乎全都是雌株,無法結果,也就是說它無法藉由禽鳥、風力等方式「自然擴散」種子。因此大洋洲各地之所以出現「構樹」的唯一可能,諸多推論都指向:應是由「人為遷徙」所帶來的。

 

研究中國的歷史可發現,「構樹」在一般民眾的生活中是頗有價值的。構樹的樹皮常用來「造紙」與「製布」,後者又稱為「樹皮布」,是太平洋南島語族重要的物質文化。鍾教授的團隊分析了台灣、中國大陸、東南亞與南太平洋各地構樹的DNA後發現,太平洋上南島語族各地的「構樹」絕大多數只與台灣南部本土構樹擁有相同的唯一DNA突變特徵,而且是一脈相承。

 

在生物學上,這個證據顯示了一個強力的事實:南島語族文化活動所需要的構樹應該是由台灣帶出去的。而這也補足了南島語族遷徙歷史的最後一塊拼圖,告訴世人:他們是從台灣出發航向大洋的。這個突破性的成果已刊登於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NAS)。

 

鍾教授是一位植物學家,因緣際會跨入了人類學的研究。他特別提到,科學研究的採樣與分析是個漫長與艱困的路。當他發現太平洋的另一頭也有一群學者與他朝向同一目標前進,而且能夠彼此幫助時,深刻體驗了跨界合作的力量與美好。

 
瀏覽人次: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