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草原象的命運
 
2017/09/01
 
王道還 | 生物人類學者(已退休)
 
 

許多人為大象的命運憂慮。世界上瀕臨絕種的動物非常多,可是大象與眾不同。哺乳類中,大象與人的關係雖然疏遠,但是牠們似乎演化出與人可以相比的智力,甚至意識。

 

大象社群的基本單位是以成年雌性(與子女)為中心的家庭,成年雌性可能包括3代。小象滿4 歲之後雌象才能再度發情,雄性12歲之後必須離群自謀生路。雄性之間有很強大的競爭壓力,大約接近30歲才有機會使雌性受孕。

 

可是大象有與人可以類比的社會關係:家族、宗族,一個宗族可能包括100~200頭大象,牠們靠著記憶維繫有意義的關係。生活所需的知識是透過社會傳遞的,自不待言。最令人驚訝的是大象對於死者的態度:牠們流連於同類屍體之旁,只能以「留戀」形容,甚至對枯骨都有同樣的反應,可是不理會其他動物的屍體與枯骨。

 

現在大象與農牧民的衝突已有經濟有效的嚇阻手段:以蜜蜂防止大象侵入農牧場。蜜蜂會攻擊眼睛、象鼻,大象受不了。可是決定大象命運的王牌在中國手上,中國是世上最大的象牙消費地:70%。中國政府已下令,今年年底之後全面禁止象牙買賣。今年年初象牙售價已經跌了2∕3。

 

參考資料
  1. In praise of pachyderms. The Economist, June 17th-23rd, 2017, 68-70.
 
瀏覽人次: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