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我也可以這樣
 
2009/04/10
 
曾馨嬅 | 中德電子材料公司
 
 
不循常規的童年

從小我就不是個循規蹈矩的小孩,總愛親身去證明一些自己的想法。

看頑童歷險記卡通時,覺得湯姆和哈克從樹屋上一躍而下的動作很酷。有天總算找到了機會,從外婆家旁的一棵大榕樹上一躍而下,結局當然不同於湯姆和哈克,打了二個多月的石膏。看著電視裡武功高強的俠客展現飛簷走壁的功夫,熱衷嘗試的我也決定試一試,結果當然又是打二個月的石膏,也把外婆家的屋頂弄了個大洞。母親看我做了這樣的蠢事,一再地搖頭說:「有哪家小孩像你這麼笨會從樹上和屋頂跳下來?」當然她也懷疑我的腦袋是不是有問題。

小時候,總愛跟著外婆到軍港迎接外公和舅舅回航。見到外公和舅舅穿著帥到不行的白色軍服,威風凜凜地從船上走下來時,我下定決心要跟他們一樣。小學時第一次寫我的志願,理所當然就是要成為一個保家衛國的軍人。隔沒多久殭屍片盛行,志願也改成降妖除魔的道長。小學四年級流行周潤發的小馬哥,志願也跟著潮流變成對朋友有情有義的兄弟。

小學六年級畢業前夕,老師又要我們寫一次我的志願,還特別囑咐我要寫正常一點的志願。這次也聽話地寫了一個認為很正常的志願,可是交卷的時候,老師看了一下搖頭說:「這很正常嗎?建築工人!你不能是建築師或是設計師嗎?」我回答:「你不覺得他們不用尺和線就能把磁磚鋪得那麼工整,間隔都一樣,是多麼厲害嗎?」他生氣地對我說:「你以後不會有什麼前途的。」我回說:「前途不是靠寫志願就有的。」這樣的一句話讓我以忤逆師長的罪名進了訓導處,當然母親也被請來學校。回家後免不了被母親教訓了一頓,但我覺得並沒錯。外婆站在我這邊,她說:「只要不是傷天害理的事,朝自己想要走的路往前走,不用管他人的眼光,路是自己走出來的。」因為外婆的一句話,從國中到現在,我總是朝著自己的想法走自己要走的路。

走自己的路

國中念的是資優班,但無法適應,我用逃學來逃避這樣的生活,而成了老師眼中的問題學生。國二那年遇到了一個改變我想法的老師,她的一句:「沒有人可以放棄你,只有自己可以放棄自己。」讓我開始思考,要這樣一直逃避下去嗎?如果這是必經之路,難道沒能力去面對嗎?

老師活潑的教學方式,重新燃起我對學習的興趣。那年,花了些時間把國一打混掉的課業慢慢地補了回來。「只要有心,一切都不嫌晚」,這是外婆看見我曾想放棄時鼓勵的話。國三那年,全班處於備戰狀態。那年完全沒有休息,不論下課還是午休,人人手上一本書。晚上要晚自習到 10 點才可以回家,對不能看 8 點檔的我,簡直是一種折磨。

還好學校離家近,總偷溜回家看完 8 點檔再回學校。當然這樣的行為被導師發現了,也狠狠地被訓了一頓。還好國三那年的 10 次模擬考結果都落在前幾志願,導師也就睜隻眼閉隻眼了。

模擬考為什麼要考 10 次呢?因為學校效法國父第 11 次革命才成功的例子,認為如果 10 次模擬考都失敗了也沒關係,只要第 11 次聯考成功就可以。我則想如果前面 10 次成功,第 11 次卻慘遭滑鐵盧了怎麼辦?當提出這個問題時,導師的回答是:「前面 10 次都成功,不可能第 11 次會失敗。」我又問:「那您又如何確定前面 10 次都失敗,第 11 次一定會成功?」導師不想回答我的問題,就淡淡地說:「把你自己顧好就好了。」

聯考放榜,雖沒錄取到導師要的第一志願,但至少也有第三志願。導師原以為我會去讀高中,然後考大學,一切遵循正常的升學模式;但我卻去報讀五專,而且是選系不選校。以我的成績,國立的五專是沒問題的,但為了選擇科系而報名私立的五專,導師知道後一直要母親說服我,而我始終堅持自己的選擇。

上了五專,沒有升學的壓力,我像脫韁野馬一樣,把重心放在社團活動上。從文的到武的,一樣都沒放過。從不同性質的社團裡,學會適應不同於國中的團體生活,也學著在團體生活中與人一起合作完成任務。當專科三年級時,大家開始補習準備參加二技和插大考試,但是我選擇放棄繼續升學。因為那時正忙著打工,對書本失去了興趣,為此又跟母親爭吵了一頓。母親狠狠地對我說:「不念書,一輩子當女工,沒有前途。」

但我還是想要走自己想走的路,正在左右為難的時候,外婆又對我說:「我們不偷不搶,自己養活自己,做女工有什麼不可以。重要的是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不要做壞事就好了。」有了外婆的一句話,我決定放棄升學。專四、專五這二年,同學們往補習班跑,我則往打工的地方跑。

專科畢業後,繼續在麥當勞工作。母親一直要我找一份正職,去加工區找工作,但我卻想留在那裡學習管理技巧,只好又和母親來了一段拔河。在麥當勞裡從服務員、訓練員到計時的管理組長,完整的升遷流程讓我明白每個階段的經歷有多麼重要。正當上司要把我升為正職的襄助時,我又離職跳槽到一個完全不同領域的半導體行業工作。

想當然爾,母親為此又跟我吵了一架。的確,月薪三萬多的工作在南部確是高薪,但我卻往月薪只有一萬八的工作裡跳。母親對我說:「你就是當女工的料啦!老闆要升妳官,妳不要,卻要去當女工。」但我知道以當時自己的個性並不適合繼續在那裡工作,希望能挑戰一個完全沒有接觸過的行業。我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這次依然堅持自己的選擇,離開家北上到新竹這個有點陌生又不陌生的地方。

從技術員到工程師

那年剛好開辦所謂的在職班,專科同學約我一起去報考。那個時期景氣不好,因此工作並不忙碌,我也就一口答應了。隔年順利考上在職班,開始了半工半讀的生活。在這兩年裡過得其實很辛苦,下了課就趕到公司上夜班,不然就是下班後趕著去學校上課。還好有其他同事的幫忙和照顧,讓我熬過了這辛苦的兩年。

畢業前夕,公司剛好在內部徵品保工程師,我鼓起勇氣去應徵。當時的經理想要的是國立大學的畢業生,因此沒被錄取。沒多久,負責的製程站也在內部徵工程師,我又鼓起勇氣再去面試。這一次表現出會努力學習的態度,也明確地告訴當時的小老闆自己的缺點在那裡?該如何補足。

很慶幸的,當時的小老闆對我當技術員時,有一次靠著自己課堂上所學的知識,危機處理了一件事情,避免公司損失的那件事很有印象。因此他極力說服他的老闆錄取我,當時公司並沒有連跳二個職等的先例,但小老闆努力幫我爭取到晉升。因為他認為這是我應得的,我成了公司第一位從技術員直升工程師的員工。

當了工程師之後,花了比其他工程師更多的時間去學習。別人不想加班的時候我搶著加班,因為這樣讓我有更多的機會去處理問題,也讓我在短時間內學會許多事情。有人替我不平,因為總是我來加班。但我相信「有一失必有一得。」我失去了自己的休息時間,但得到比別人多的學習機會。在短短半年內,處理問題的功力已遠超過二、三年資歷的高級工程師。

美日受訓 糗事一籮筐

2002 年我升格為高級工程師,2003 年又升任磊晶組組長,成為公司升遷最快的員工。2004 年公司改組,人力縮編與精簡,另一組有人離職,在不增加人手的情況下,每個人的工作量大增。有工程師開始抱怨,老闆問我想不想學習新的事務,我毅然決然地答應,馬上捨棄組長的職稱,轉調清洗/檢測組,並一個人身兼 2 個工程師的工作。

因為是新工作,這一個新的挑戰燃起了我的鬥志。上班期間忙著跟即將離職的工程師學習,下班時總抱著一大本原文的操作手冊回家惡補。製程不懂的部分,隔天來公司趕緊問同事;機台設備不懂的部分,則拉著設備工程師問;再不懂,當設備在修機時就在一旁看。

那年公司因購進幾件新機台,老闆決定派我去美國受訓。剛聽到時其實很訝異、也很擔心,因為我的英文真的很爛,爛到我妹妹一聽到我要去美國就說:「姐,妳確定妳回得來?」出發前,開始惡補英文,真的是書到用時方恨少;這時候才開始後悔,當初英文課為什麼不認真上。還好同行者另有一位同事,有伴至少不會那麼怕。

我們兩位都是第一次到美國,到租車公司時,因為害怕迷路,所以順便租了一台 GPS 衛星導航。開出停車場要上高速公路前先看了一下油表,發現沒油,因此開到了加油站,但卻不會用,搞了半天只好又把車開回租車公司,請他們幫忙加油。他們一臉納悶地說油箱是滿的啊,我們認真看了一下,嗯!的確是滿的。原來臺灣的習慣滿(F)的指示在上,要加油的指示(E)在下,但那台車剛好相反,我們反射性的行為鬧了個笑話。

開上高速公路時已經是晚上,我們按照地圖努力地找要住的飯店。英文真的很重要,這個時候更加地體會到,因為還沒看完路標名稱,車子就開過去了。因此連續錯過了幾個交叉口,本來只要 2 小時車程的路,我們花了 4 個小時才到。一到飯店報到時,飯店人員說如果再晚 1 個小時,他們就準備報警了。

到了房間,緊繃的神經總算可以鬆懈一下。隔天一早便前往廠商的訓練中心,班上其他學員全是英特爾的員工,一班 5 個人只有我是臺灣人。老師開始霹靂啪啦地上課,我卻像鴨子聽雷一樣,單字都懂,連在一起就沒幾句是懂的。除了「Do you understand?」、「Do you have any question?」、「Let me take five」、「See you tomorrow!」等一些短一點的句子聽得懂之外,其他的,說真的還沒一句是懂的。

回到飯店後把錄音筆拿出來,重複聽一遍老師上課的內容,再對照講義試著把一切連貫起來,心想自己在學校念書時都沒這麼認真過,就覺得好笑。終於到了結業的那天,老師發了試卷要我們作答,明明知道答案是什麼,就是寫不出英文,最後只好用畫的。應該都會過吧!老師問了幾個問題,我也都能夠簡單地回答,就這樣拿到了結業證書。

為了慶祝結業,晚上跟同事開車到中國城吃中國菜。我們各點了一個青椒牛肉飯和一個烤鴨飯,還有一盤炒青菜和一碗酸菜肚片湯。菜一送上來我們兩個當場呆住,我的烤鴨飯至少是半隻鴨在上面,飯多的像山一樣高,同事的青椒牛肉飯也滿滿的一大盤,炒青菜大概是二把半臺灣市售青菜的量,湯大概是臺灣大份的量。我們根本吃不完,硬吃到撐也不過少了三分之一,只好打包回飯店。隔天我們帶著便當回臺灣,在飛機上吃著美國包的便當,還真是好笑。

忘了說一下 GPS 的事情。還車時,因為 GPS 是按時間收費,我們跟車行的結帳人員說我們沒有用,對方不相信還查了一下,確定都沒用時還問我們為什麼不用?我們很誠實地對她說:「看不懂都是英文的說明,因此不會用。」對方聽了之後也笑著對我們說,以後可以租另外一種,不要租這種電話式的。

2004 年底公司要引進全新的製程,需要一些人員到日本受訓數個月。老闆希望我能去日本學新的製程,我很阿莎力地答應了,因為這樣的機會很少有。

第一天到日本,宿舍的電暖氣剛好壞了,只好把外套穿在身上蓋著棉被睡覺,還好那天並非很冷。隔天是星期日,去超市買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和糧食,第一次走在結冰的道路上,由於不習慣跌了好幾次跤。為了少摔點跤,只好學著用不同的方式走路,走起來還真是有夠爆笑的。

第一次一個人隻身在國外那麼久的時間,總會特別想家,電話卡用得特別快。只好又請妹妹在臺灣買電話卡,再請回家過年的同事順道帶來日本給我。那天我一拿到新卡後,馬上衝出宿舍在下雪天裡走了 20 分鐘到 7-11 再買了一張電話卡,接著打回臺灣給妹妹。

妹妹一接通,我馬上不知該氣還是該笑地對她說:「幹嘛買臺灣打國際的電話卡給我!我又不能用。」我那天兵妹妹竟然回我說:「嗯!國際電話卡還有分臺灣打的、還是國外打的呦?呵呵呵!我不知道耶!呵呵!」聽完天兵妹妹的回答,我當場傻住,但還是不爽地多唸幾句。一下子新買的電話卡就用完了,3 千元日幣就這樣飛了,為了避免慘劇重演,乖乖地去買 skype 的儲值與配備。同行的工程師裡只有我一個女生,第一天上班的時候,日本廠長還問我們老闆說:「你們磊晶部沒其他人了嗎?怎麼派個女生來呢?」剛聽到時很生氣,不過老闆的回答卻讓我很窩心。他說:「是有人,不過只有她我可以信任。」

在日本受訓的日子裡,不免跟日本同事一起去應酬。果不其然,從喝酒前的一本正經,到喝酒後的狼狽失態,其實可以了解他們是多麼的壓抑。

近半年的日本出差告一段落,剛回到臺灣休息一天,接著就前往美國鳳凰城學習新機台的操作。已經不是第一次到美國,因此並不怎麼害怕。不過在洛杉磯轉機時,適逢航警發現有疑似爆炸物的包裹,乘客要全部疏散。當時不免擔心:「天啊!該不會今天飛機都不飛了吧!」。還好!就在要出關的同時,危機解除。不過整個航班大亂,整整延誤了 5 小時才起飛。原本應該傍晚就抵達飯店,卻拖到凌晨 1 點才到。

路是人走出來的

回到臺灣開始從無到有,過程有辛酸但也有問題解決後那種欣喜若狂的成就感。當第一片產品產出時,感覺像個懷胎十月的母親順產那樣,感動不已。緊接著就是試產階段;在不順利的過程中,常需要一個人在公司度過夜晚,這時不免抱怨為什麼要答應老闆去接什麼新製程。但抱怨歸抱怨,問題還是得解決,終於在辛苦半年後,一切上了軌道。

為了犒賞自己,決定放自己一個大假跑去澳洲旅行。去了酒莊、去了大洋路、看了企鵝上岸、看著睡得很甜蜜的無尾熊、坐了蒸氣火車,把腳放在窗外晃呀晃的。旅行終於讓自己原已倦怠的心情得以紓解,重新擁有工作的動力再回到工作崗位。(其實是因為錢花完了,只好乖乖地回去工作。)

2007 年我升為經理,領導著整個公司最賺錢的部門。定期到全球各個廠開會,日本、美國、韓國、義大利和馬來西亞都有我的足跡。

從來沒想過原來我也可以這樣,這個工作從不曾在我的志願裡出現過,反倒是曾出現在我的志願裡的卻一個都沒實現過。從來沒想過原來我也可以這樣,在 99% 都是男性的科技管理部門裡,成為部門中唯一的女性經理。從來沒想過原來我也可以這樣,不到 30 歲年薪就超過百萬。從來沒想過原來我也可以這樣,到世界的各地走走看看,不用花自己的錢。

路是人走出來的,人生是要自己去創造的。知道自己要走的路而堅持下去,不論路途中有多少困難,都願意堅持下去。我深深相信,路的盡頭那端定有個美麗的風景等著你。
 
瀏覽人次:17,6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