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石器時代的牙齒
 
2017/07/04
 
王道還 | 生物人類學者(已退休)
 
 

人類史上,最近300萬年是舊石器時代。直到1萬年前,才有少數社會進入新石器時代,過定居的農業生活。在舊石器時代,人生活在狩獵 – 採集社群中,人口少、不定居。關於農業,在19世紀以及20世紀上半葉,學者與知識大眾都假定那是人類史的里程碑、文明史的起點。兩次世界大戰之間,英國考古學家柴爾德(V. Gordon Childe, 1892−1957)宣傳這個看法不遺餘力。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新一代考古學家利用新的工具、新的眼光分析古人的遺址,開始察覺農業帶來的災難:階級分化、健康惡化。其實農業對一般人而言,直接的後果是生活品質下降。

 

到了20世紀末,富裕國家的人民為富貴病所苦 – 長壽、老化、三高造成的病痛– 健康意識提高,講究養生之道。有些人甚至懷念起舊石器時代的生活。美國便有人提倡所謂舊石器時代飲食法,他們假定我們面臨的健康問題以農業為禍首。因為農業造成了飲食革命,飲食內容發生重大變化,主食以澱粉類為主,每日進食的植物種類也少了許多。結果之一,人開始受齲齒之苦。

 

因此,兩年前美國古人類學者昂格(Peter Ungar)到東非坦桑尼亞檢查狩獵 – 採集族群哈札(Hadza)人的牙齒後,大吃一驚,因為許多人都是一口爛牙。哈札人為昂格上了一課。4月下旬,他與同事在美國體質人類學會年會發表報告,描述哈札人轉變生活方式之後,口腔健康發生的變化。簡言之,農產品改善了男性的牙齒健康,給女性帶來的卻是災難。他們指出文化習俗與實際的飲食內容比「狩獵 – 採集還是農業」的名義還重要。

 

哈札人人口大約1千,只剩150人仍然過著傳統生活,在森林中狩獵、採集食物。男人除了狩獵動物外,還採集蜂蜜、蜂蛹;女性除了採集各種植物蔬果外,還會挖掘富含纖維的地下根莖。

 

與在村子裡過農業生活的同胞比較,男人的齲齒率比較高–超過一半 – 因為他們吃了許多蜂蜜,「吃到脫水的地步」。他們的牙齒往往沾著蜂蠟,那可能會加速蛀洞形成。而生活在林子裡的婦女,飲食包括富含纖維的地下根莖,齲齒率不到兩成,口腔健康最佳,部分原因是附著在地下根莖表面的砂礫能清除牙齒表面的食物渣。住在村子裡的婦女,以玉米等碳水化合物為主食,齲齒率高達42%。

 

參考資料

  1. Gibbons, A. (2017) In surprise, tooth decay afflicts hunter-gatherers. Science, 356, 362.

 

 
瀏覽人次:3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