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的神風特攻隊
 
2018/09/03
 
王道還 | 生物人類學者(已退休)
 
 

病毒是寄生生物,任何生物都會被它盯上,即使是超級細菌。噬菌體就是專門寄生細菌的病毒,到處都有,種類繁多,學者認為噬菌體對於細菌的生態與演化都扮演了關鍵角色。為了反制噬菌體,許多細菌演化出防禦機制,例如近年備受矚目的分子剪刀CRISPR,便是細菌對付外來基因的利器。已完成定序的細菌基因組,約有一半配備了這一免疫機制。病毒的反應則是演化出反制CRISPR的基因acr,破壞分子剪刀。研究人員已發現許多種acr基因,破壞力各不相同。

 

不過,英國艾克西特大學的團隊發現,即使噬菌體的acr破壞力不夠強大,它們仍然可能以合作策略制服細菌,關鍵在於初始數量。噬菌體發動攻擊時,要是數量夠多,即使無法完全摧毀細菌的防禦,也能癱瘓那些機制,因此總有一些病毒有機會複製自己。

 

談到獵食者的合作策略,我們自然而然地想起獅群、狼群,不會想到病毒,那是因為我們不習慣以基因的觀點理解生命的意義。事實上噬菌體侵入細菌,是為了奪取複製基因的機台。同一批噬菌體通常是同一具複製機台的產物,它們哪一個能奪得新的複製機台並不重要,只要其中一個成功就能製造大量複本;因此它們前仆後繼,拚命向前並不出於理性算計,而是生殖的衝動。歸根結柢,生物的身體只不過是傳遞基因的臭皮囊,噬菌體並不例外。病毒沒有意識,基因「合作」更毋需意識。

 

參考資料

  1. Second-mover advantage. The Economist, July 21st-27th 2018, pp 65-66.

 

 
瀏覽人次: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