蘭花王國的省思
 
2018/07/18
 
賴本智 | 展壯台大蘭園董事長
 
 

台灣素有蘭花王國的美譽,但過去幾年,台灣蘭花的國際市場佔有率已見下降。展壯台大蘭園董事長賴本智指出,隨著市場改變、甚至氣候變遷等因素,台灣的蘭花產業有調整的必要。他以多年的業界經驗及豐富的國際觀察,指出可能的思考方向與機會,以期台灣蘭花產業保持活力,繼續在世界舞台上發光。

 

蘭花王國的崛起

 

早期台灣的蘭花育種者由國外購買實生瓶苗(以種子播種而得到的苗),在台灣開花後再雜交、育成新品種,再出口到荷蘭、日本。初期以嘉德麗雅蘭為主,不過因花期較短,後來以花期長的蝴蝶蘭取代,是締造台灣成為蘭花王國的主力。

 

賴本智觀察到東南亞國家農業產品輸美的例子,看到將蘭花外銷美國的機會。經過多方努力及貿易談判,並建立輸美蝴蝶蘭溫室的標準後,終於成功將蝴蝶蘭外銷美國,使台灣成為美國輸入蘭花的最大國家。台灣同時也是文心蘭出口日本的最大國,而萬代蘭出口日本則為最高價。

 

蘭花的培養有兩種主要方式:無菌播種(實生苗)和組織培養(分生苗);如要育出新品種,就需要實生苗,維持型態固定則使用分生苗。苗株在瓶中經不同時間培養後,再從瓶中取出、分盆種植,待生長為成熟株,再依不同需求以裸根或帶盆出口,甚至製成切花,經過適當的包裝,以貨櫃海運至美國、日本、新加坡國。

 

賴本智指出,蘭花生長及催花期間的溫度管理很重要,例如寒流期間必須以加溫棒加溫,這使得成本提高。過去賴本智發現台灣海拔約700公尺處的溫度適中,栽培效率很好。但近年氣候變遷,溫度偏高且變化難以預測,因此冷暖氣機都必須設置,溫度控制的成本也大為提高,成為台灣蘭花種植的不利因素之一。

 

專利權的教訓

 

台灣蘭花蓬勃發展的成功經驗中,也帶來了一些教訓。例如台灣在美國申請植物專利的第一個品種「黃帝」,花型大、顏色濃、價格昂貴,但當時的台灣缺乏專利制度與觀念,在熱潮中遭到大量複製,使經濟價值喪失。

 

又例如曾經發展出優秀的新品種,但因為「身分不明」,在日本市場上出現了不同的名字(新垣美人和錩新皇后),導致日本不願發給專利。

 

也有台灣品種遭歐洲國家侵權的例子。小可愛(Taida Little Cutie)是台灣育出的品種,十分受歡迎,賣至中國大陸後又大量轉賣給歐洲,結果丹麥竟欲申請歐洲的專利權。幸好台灣方面反應及時,把本土樣本寄到位於荷蘭的歐盟品種檢測中心,經比對後確認是相同的品種,取消丹麥的歐盟品種權。類似的例子時有所聞,台灣應對專利權更有意識,必要時可採取法律途徑,以杜絕類似國際侵權事件。

 

未來的隱憂和機會

 

賴本智指出,目前可看到蘭花產業在越南的興起。靠近胡志明市的大勒高原海拔超過1000公尺,氣候涼爽,不需用冷氣機控制溫度,已有台商在那裡種植文心蘭及蝴蝶蘭,亦有日本人指導的大花蕙蘭切花,成本低品質佳。越南本身的蘭花市場很大,且出口蘭花到歐洲及中國大陸、東協十加三均為免稅,都是越南的優勢。

 

從台灣蘭花產業鏈分析,目前值得採取的做法為:在台灣研發、檢測、育成新品種、申請品種專利權,然後在越南、柬埔寨等東南亞國家生產切花及盆花,再銷售到日本、東南亞國家等國際市場。同時也要記取專利權的教訓,防止台灣培育的品種被他國侵權複製。【整理|科學人】

 

延伸閱讀

  1. 台灣如何成為蝴蝶蘭王國?《科學人》2007年11月:http://sa.ylib.com/MagArticle.aspx?Unit=featurearticles&id=1108

 

 
瀏覽人次: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