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欲中樞
 
2018/08/06
 
王道還 | 生物人類學者(已退休)
 
 

飢餓與疼痛

 

飲食與避免傷害是動物的基本需求,分別由飢餓與疼痛兩種感覺表達。但是這些需求無法同時滿足,因為滿足它們的行為往往互相排斥,無法一石兩鳥,腦子必須判斷哪一個需求得優先處理。美國賓州大學的團隊以小鼠做實驗,發現疼痛的性質是關鍵。要是慢性疼痛,食欲神經元便會壓抑痛覺;而急性疼痛反映立即的威脅,於是輪到食欲神經元受壓抑。

 

由於2011年一個哈佛團隊已經以小鼠證明:下視丘弓狀核(ARC)有一群能表現AgRP蛋白質的神經元,要是啟動,小鼠便會大吃大喝;要是壓抑它們,小鼠即便飢餓食量也不大。因此賓州大學團隊便著手分析那群弓狀核神經元的投射標的。

 

他們發現,弓狀核傳遞的飢餓感會大幅降低慢性疼痛的標的是後腦的臂旁核(PBN)。而臂旁核本來就是中樞神經系統痛覺機制的核心環節,已知疼痛會刺激那些接受弓狀核投射的神經元,進食的時候它們便受到抑制。這兩個神經機構的運作方式大概是這樣的:在危機四伏的情境中,臂旁核神經元會壓抑食欲;而受激的弓狀核神經元會抑制臂旁核神經元,解放食欲。

 

賓州大學團隊的這個研究,同時證明了劇痛與慢性疼痛分別由不同的神經線路處理,因此治療標的也應不同。

 

參考資料

  1. Ponomarenko, A. & T. Korotkova (2018) Hunger is a gatekeeper of pain. Nature, 556, 445-446.

 

 

運動與食欲

 

運動之後不想吃東西,是日常經驗,但是涉及的機制卻不清楚。美國愛因斯坦醫學院的團隊推測,由於運動之後體溫會升高,因此食欲不振可能與體溫有關。於是他們仔細觀察小鼠下視丘中的食欲中樞—弓狀核(ARC),發現其中有一群神經元會表現一個對溫度敏感的受體。小鼠運動之後,體溫上升,便能啟動那一受體。要是把製造那一受體的基因「關掉」,小鼠在運動之後就不再食欲不振了。

 

參考資料

  1. Why a sweaty workout dampens appetite. Nature, 556, 411.

 

 
瀏覽人次: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