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出會思考的小孩–蘇裕年創造無限可能
 
2014/04/14
 
吳美枝 | 特約文字編輯
 
 
  TEAL,全名Technology-Enabled Active Learning 。1999年,比爾.蓋茲因為相信科技可以改變教學形態,贊助2,500萬美金,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蓋了第1間TEAL教室,啟動了Active Learning(主動學習)教學模式。2005年,全台第1座TEAL教室在中正大學落成,幾個月後,雲林虎尾高中繼而成為全台第1個建立TEAL教室的高中,其中的關鍵人物,即該校的物理老師蘇裕年。他說:「Technology-Enabled Active Learning 字面上的意思是科技能改變教育形態,但我認為能帶動學生學習的主動因子其實是『人』。」
 
 中輟生變師大生   
 
年少時,蘇裕年沒想過要當老師,出生於底層社會的他,對人生沒理想也沒目標。「高二就自我放逐,成了中輟生。」蘇裕年說:「退伍後,高師大畢業當老師的大哥建議我去念公費學校,說在學期間不會有經濟壓力,畢業後也不需人情請託就會有工作,加上我當時心儀的女性朋友,是臺師大的學生,想追求她,卻因學歷不佳,恐遭拒絕,從此決定發憤圖強。」
 
復學後的蘇裕年相當認真,為了學好物理,不惜「賄賂」原本對他愛理不理的同學。「我先調查對方喜歡的麵包口味,買好後,再謊稱忘了家人已幫我準備,自己又買了一份,送給他吃。」待同學願意教他後,蘇裕年不忘讚美同學的講解比老師還精采,解題技巧也比老師厲害。「這位同學後來都主動邀我一起讀書,甚至想出各種能讓我懂的方法來教我。」蘇裕年說:「那次被同學教的經驗告訴我,最優的老師就在同儕之間,能夠即時幫學生解惑的人其實就是他身邊的同學,而老師在教學過程中只是一個指引者,非主宰者。」
 
從填鴨式到互動式  
 
多年後,蘇裕年自臺師大物理系畢業,隨即考上虎尾高中的物理老師。「當時學校有位郭坤林老師,手很巧,會自製很棒的物理教具。他上課時,一擺出教具,同學的眼睛都亮了,他的演示教學法,也讓我開了眼界。」但是,當時蘇裕年剛任教,為了取得校方信任,必須讓學生考高分,因此選擇填鴨式教學。他感慨地說:「雖然深獲校方、家長及學生的肯定,但我心裡總是會質疑這些考高分的學生除了會考試,他們還會什麼?」
 
之後,郭坤林的一番話,擊中蘇裕年內心的傷痛。「郭老師說:『教會考試這種方式,成本最少,升學效益最佳,以後最沒用』。這句話讓我開始思考,傳統的教學方法,是否扼殺了學生的創造思考能力?」自此,蘇裕年決定重新審視自己的教學方法,挑戰自己的教學慣性。「我先拿掉考試成績這區塊,思考『互動學習』的可能性,同時向外求援,包括中正大學湯兆崙、長庚大學邱韻如、清華大學戴明鳳等教授,他們告訴我許多國、內外成功案例。後來,我積極參加各項教學研習活動,並加入物理學科中心及中華民國物理教育學會,成為互動教學的學習者也是傳播者。」
 
創意互動教學教室成立  
 
2005年,中正大學獲得麻省理工學院授權成立國內第1間TEAL教室時,蘇裕年即自問:虎尾高中是不是也能擁有TEAL教室?在他向當時的黃清江校長提出時,意外獲得支持。「黃校長說:『我很支持這項跨國、跨校的合作計畫,學校能動用的經費共18萬元,你們覺得可以從那裡開始,就動手去做吧!』」蘇裕年說:「後來,陳龍雄校長、康萬木主任的行政支援進來了,技工羅榮裕先生利用學校廢棄器材,打造一件件的神奇教具,教案比賽連連得獎,特色專案經費也就進來了。一件要人沒人、要錢沒錢的計畫,從2005年順利推展至今,成為本校的新亮點。」
 
虎尾高中的TEAL教室源自麻省理工學院及中正大學的TEAL教學計畫,蘇裕年說:「教室內的圓桌是為了方便學生討論,教學以主動學習的方法為核心,結合講課、演習和桌上型實驗。現場有3部360度攝影機,可將老師或學生的學習動態立即傳送到眼前。而且,我們利用及時回饋系統進行學前測驗,了解學生的學習起點能力,善用各式教學方法進行診斷教學或實驗教學。也依據高中物理課綱的課程內容,發展自製的教具,總數已超過60項。」
 
2006年,蘇裕年透過中正大學湯兆崙教授、嘉義協同中學張世欣主任的協助,引進麻省理工學院的實作教材在虎尾TEAL教室試做。「研習時間從上午8點到下午5點,整整8小時。」蘇裕年說:「過程中,沒有一位學生問:『老師,什麼時候要下課休息』。午休1小時,結果,不到12點半,就有同學在教室外探頭探腦,迫不及待想完成他們的作品。」
 
蘇裕年深感唯有讓學生動手作、動手玩,才能促使他們主動學習。「我們一直努力把最困難的學習變成最有趣的活動就是這個原因。孩子們剛開始一定會失敗,會有挫折,經過同學間彼此腦力激盪、互助合作,而老師游走各桌即時解惑,一番波折後,困難終將排除。過程如同和孩子們一起打電玩、一起破關,充滿興奮感。」
 
 有限資源下的無限可能  
 
「推行TEAL教室,原以為最困難的應該是沒經費、沒設備,真正做了,才發現最大的是『人』的問題。」蘇裕年說,理想的TEAL教學模式,是採人數超過100人的大班教學,由一位教授上課,並有多名教師及助教協助操作e化設備、分組討論、實作學習、及時討論與解惑等。但是,這些在現行的高中教學中幾乎不可行。「我們的教學現場就只有一位老師要縱橫全場,他要開發教具、教案、教材,要操作e化設備、排除實驗障礙,及時回饋學生五花八門的提問,還要在一片討論聲中,指引學生回到討論問題的主軸上。」
 
此外,TEAL教室的軟體從教具、教材、教學檔案的建立都要投入很多人力,而高中不像大學有「人力」經費,政府經費都只有採購或辦活動用,無法聘助理或工讀生,也沒有減課鐘點或加班津貼,更沒有研發失敗的經費。為此,蘇裕年特別感念這些年和他一起投入計畫的夥伴,包括楊豪森校長、康萬木主任、羅榮裕先生等,他說,大家都是靠著一份執著與熱忱才能持續不斷做下去。
 
而人的問題,除了人力,還有來自學生家長的憂慮與不了解。在升學主義掛帥的台灣,放棄考試這一環很需要勇氣。為此,蘇裕年也花了一些心力說服家長。「我常告訴家長:『要用e化教學之前,我連發e-mail都不會,但我願意學,願意做;您要您的小孩像我,什麼都不會,努力去嘗試;還是他只要會考試,其他什麼都不會』。」蘇裕年說:「要開啟小孩的無限可能前,教師要先身教,並做好『吾心信其可行』的心理建設。」
 
曾獲全國物理教育學會教學貢獻獎的蘇裕年,從不吝惜分享自己的教學經驗,經常受邀到各學術機構演講創意互動教學並演示自製教具。他說:「台灣是個自然資源相對缺乏的國家,人力資源是國家繼續進步的重要動力,而『互動教學』是現在也是未來必須要走的路。」這些年,蘇裕年戮力在現行教育制度下,開創出一條教學之路,他說,唯有互動教學,才能讓孩子主動學習,也唯有教出「會思考的小孩」,台灣才能大步穩健邁向充滿無限可能的未來。
 
 
瀏覽人次:8,996